糖尿病已成为慢性肾脏病负担中最主要的驱动因素

2018-11-19 09:41 来源:丁香园 作者:GGY
字体大小
- | +

上世纪末以来人口的显著增长,老龄化和流行病学趋势的重大变化,很可能形成了慢性肾脏疾病(CKD)流行病学的现状。因此,Yan 等人联合美国多中心医疗系统对这些年来全球区域和国家的 CKD 负担的详细定量分析,该文章发表于 2018 年 8 月的 Kidney International 杂志上。

该研究运用了从 1990 年至 2016 年的全球疾病负担(Global Burden of Disease,GBD)研究数据,描述了全球、区域和国家范围的 CKD 流行病学状况;并且研究人口学和流行病学因素如何影响这一时期 CKD 负担的变化,包括发病率、患病率、死亡例数和伤残调整生命年(disability-adjusted-lifeyears,DALYs);同时还描述了 CKD 负担与国家的健康措施和经济繁荣之间的关系。

在过去 27 年中,全球范围内 CKD 的发病率增加了 89%,患病率增加了 87%,死于 CKD 的患者增加 98%,DALYs 上升 62%。造成这些负担增加的主要原因各有差异,但主要是包括糖尿病、高血压及肾小球肾炎等原因。

按年龄和社会人口发展划分的 2016 年 CKD 患病率显示:低社会人口指数(Sociodemographic Index,SDI)国家 CKD 的患病率增长较早,高 SDI 组国家出现了较晚但更急剧上升,且>90 年龄组患病率超过任何 SDI 组人群。

CKD 年龄分布的百分比差异在最高和最低 SDI 组之间最为明显:低 SDI 国家在生命早期(青春期和成年早期)CKD 的百分比更高并且峰值更早(60~64 岁年龄组);而在高 SDI 国家,这种增长在 30 岁才开始显现,峰值出现得更高且更晚(75~79 岁年龄组)。

CKD 流行病学的驱动因素:按人口、年龄结构、年龄和人口标准化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流行病学变化)划分的原始 DALYs 分解分析显示:CKD DALYs 在中间及中低 SDI 国家显著增加。CKD DALYs 在中低 (100.42%)及低(112.32%)SDI 国家中,大多受人口增长影响。老龄化和人口增长在大多数 GBD 区是 CKD DALYs 的主要动力。

最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 GBD 地区在流行病学变化方面均出现了下降,但在中亚、北美高收入、拉丁美洲中部等区域,与这一趋势显著偏离,因为这些区域由糖尿病、高血压等原因引起的 CKD 负担在较小程度上超过了人口因素(包括人口增长和老龄化)的预期负担,且高血压和糖尿病出现的年龄更早。

CKD 原因分解分析:糖尿病(50.62%),其次高血压(23.26%)在每个 SDI 分层的 CKD DALYs 中是主要驱动因素。在 GBD 区域中,糖尿病是 CKD DALYs 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在不同地理区域所占比例差异很大: 中欧、大洋洲、东亚等均超过 50%;高血压所占比例也存在差异: 中欧、东亚、西欧和东南亚较高,最低为东欧、拉丁美洲中部、和中亚。

CKD DALYs 和社会人口发展:根据世界银行收入分类的人口加权年龄标准化的 DALY 率分析显示,低和中低收入国家的 CKD 负担更重。SDI 组别越高,年龄标准化的 CKD DALY 率越低。

通过检测年龄标准化的 DALY 率、医疗服务获取和质量指数(Healthcare Access and Quality index,HAQ)及地区差异的关系,发现 GBD 区域年龄标准化的 DALY 与 HAQ 之间存在近似线性反比关系,即最不具备应对能力的国家却承担 CKD 中的高负担。

前沿分析显示:即使在发展谱的底端,仍有几个国家在 CKD DALYs 方面表现领先并呼应了许多 GBD 研究的主题---「发展不是命运」,即一个国家或地区在发展领域的地位不应妨碍它调整政策和利用现有资源实现减少肾病负担的潜在机会。

总之,糖尿病、其次高血压是 CKD 的主要驱动因素。由 CKD 引起的死亡和残疾人数增加,主要是由于人口增长和老龄化造成。CKD 导致的健康损失与经济繁荣衡量指标存在关系,CKD 负担更严重地倾向于不太发达、卫生系统表现欠佳的经济体。CKD 日益加重的负担也应反映在更多的卫生议程中。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徐德宇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