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压15种合并症,首选和禁用药是这些!

2019-12-19 10:09 来源:丁香园 作者:药评中心公众号
字体大小
- | +

导 语

高血压15种合并症,应首选和禁用什么药?


常用降压药物包括二氢吡啶类钙通道阻滞剂(CCB)、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ARB)、利尿剂和β受体阻滞剂五类。

CCB:氨氯地平、尼群地平等;ACEI:依那普利、培哚普利等;ARB:氯沙坦、奥美沙坦等;噻嗪类/样利尿剂:氢氯噻嗪、吲达帕胺等;β受体阻滞剂:美托洛尔、比索洛尔等。


1.老年单纯收缩期高血压

单药首选长效二氢吡啶类钙通道阻滞剂(CCB),或噻嗪类利尿剂。

解释:约2/3的老年高血压为单纯收缩期血压升高。与舒张压相比,收缩压与心、脑、肾等靶器官损害的关系更为密切。因此,老年患者降压治疗更应强调收缩压达标。

老年单纯收缩期高血压患者,首选CCB和噻嗪类利尿剂;单药治疗未达标的患者,可选用ARB+利尿剂、ARB+CCB、CCB+利尿剂,三药联合使用ARB+CCB+利尿剂。


2.高血压伴高血脂症

首选二氢吡啶类CCB、ACEI或ARB,尤其是长效制剂。

解释:在多种钙通道阻滞剂中,氨氯地平有35~50小时的半衰期及较多的降压和抗动脉硬化的循证医学证据。

在ACEI中,培哚普利血浆半衰期>30小时,其降低24小时和夜间血压方面优于其他ACEI,大型研究也提供了培哚普利降低全因死亡风险的证据。

在ARB中,奥美沙坦与其他ARB相比降压疗效更优,也有抗动脉硬化的的循证依据,但缺乏全因死亡降低获益的证据。

利尿剂与β受体阻滞剂可影响脂代谢,不同程度地造成血脂水平的改变。对于高血压合并高胆固醇血症的患者,宜小剂量用药。


3.高血压伴高尿酸血症

首选氯沙坦、氨氯地平,避免使用噻嗪类利尿剂。

解释:大量研究显示,高尿酸血症是高血压的独立危险因素。对于高血压伴高尿酸血症的患者,优先考虑利尿剂以外的降压药物。

在ARB中,氯沙坦钾具有促尿酸排泄的作用,并通过降低血尿酸水平使心血管事件减少13%~29%。

氨氯地平是具有促尿酸排泄作用的二氢吡啶类钙通道阻滞剂,推荐用于合并缺血性卒中的高血压患者。

氢氯噻嗪、吲达帕胺等可增加近曲小管对尿酸的再吸收,减少肾小管对尿酸的分泌,其它利尿剂呋塞米、托拉塞米、依他尼酸也有此作用。


4.高血压伴哮喘,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

可选CCB、ACEI或ARB、利尿剂,不宜用β受体阻滞剂。

解释:β受体阻滞剂可使支气管平滑肌收缩而增加呼吸道阻力,故在支气管哮喘或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有时可加重或诱发哮喘的急性发作。

β受体阻滞剂适用于伴快速性心律失常、冠心病、慢性心力衰竭、交感神经活性增高以及高动力状态的高血压患者。


5.高血压伴精神抑郁症

可选钙通道阻滞剂、ACEI或ARB,不宜用利血平、甲基多巴、含利血平的复方制剂。

解释:利血平和甲基多巴,可降低5-羟色胺、去甲基肾上腺素、甲基肾上腺素等神经递质浓度,长期应用会引起抑郁症状。


6.高血压伴消化性溃疡

不宜用利血平及其复方制剂。

解释:利血平属于肾上腺素能神经阻滞剂,用药后交感神经系统功能受到抑制,而副交感神经系统的功能相对占优势,从而导致胃酸分泌增加,加重溃疡。


7.高血压伴左室肥厚

首选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血管紧张素Ⅱ受体拮抗剂(ARB)。

解释:ACEI可抑制血管紧张素Ⅱ(AngⅡ)的生成,减少AngⅡ对心肌及血管平滑肌细胞的促增生作用;减轻醛固酮的促进心肌间质纤维化作用。

长期应用ACEI能可抑制和逆转心血管重构,减轻左室重量,改善心肌硬度。不能耐受ACEI者可选用ARB。


8.高血压伴冠心病

首选β受体阻滞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血管紧张素Ⅱ受体拮抗剂(ARB)。

解释:高血压伴稳定性心绞痛,首选β受体阻滞剂和CCB,可以降低心肌氧耗量,减少心绞痛发作。

高血压伴心肌梗死,首选β受体阻滞剂和ACEI或ARB,可以明显改善患者的远期预后,没有禁忌证者应早期使用。

β受体阻滞剂优先推荐没有内在拟交感活性的美托洛尔和比索洛尔。


9.高血压伴心力衰竭

首选ACEI或ARB+β受体阻滞剂+螺内酯。

解释:ACEI是被证实能降低心力衰竭患者死亡率的第一类药物,也是循证医学证据积累最多的药物,一直被公认为治疗心力衰竭的基石和首选药物。

ACEI通过降低血管紧张素Ⅱ和醛固酮等作用使心脏前后负荷减轻,使外周血管和冠状血管阻力降低,增加冠脉血供,使心肌纤维化减少,心肌细胞凋亡减慢。

β受体阻滞剂治疗可恢复心肌细胞β1受体的正常功能,并使之上调。长期应用,可够降低心室肌重量和容量,改善心室形状,延缓或逆转心肌重构。

螺内酯(醛固酮受体拮抗剂)能够抑制醛固酮和AngⅡ对心肌重构,特别是对心肌细胞外基质促进纤维增生的不良影响,还可降低心力衰竭患者心源性猝死的发生率。


10.高血压合并心房颤动

预防心房颤动的发生和心房颤动的复发首选ACEI/ARB。

解释:多数高血压患者RAAS过度激活,而其主要效应成分血管紧张素Ⅱ(AngⅡ)对心房颤动的发生和维持发挥重要作用。

抗凝治疗是高血压合并心房颤动患者的基础性治疗,考虑给予口服抗凝药物治疗华法林、达比加群、利伐沙班等。


11.高血压合并糖尿病

首选ACEI或ARB。不宜应用大剂量利尿剂和β受体阻滞剂。

解释:ACEI和ARB能够预防糖尿病患者微量蛋白尿进展为大量蛋白尿,减少尿蛋白排泄,延缓肾脏病进展,其肾脏保护作用的大型临床研究证实。

足剂量ACEI/ARB有助于提高降压效果,保护靶器官。


12.高血压伴缺血性脑血管病

预防卒中复发首选利尿剂、ACEI或二者联合。

解释:预防脑卒中主要来源于血压降低本身,并非某类药物有超越其他药物的特殊保护作用。

预防脑卒中复发优先推荐利尿剂、ACEI,尤其是二者联用,β受体阻滞剂的证据强度较弱。


13.高血压合并慢性肾脏病

初始降压治疗应包括一种ACEI或ARB,不建议ACEI和ARB两药联合应用。

解释:高血压和肾脏病密切相关,互为病因和加重因素。

ACEI/ARB不但具有降压作用,还能降低蛋白尿、延缓肾功能的减退,改善CKD患者的肾脏预后。

二氢吡啶类CCB的肾脏保护能力主要依赖其降压作用。

双侧肾动脉狭窄或者单侧肾动脉严重狭窄的患者禁用ACEI和ARB。


14.高血压伴良性前列腺增生

可选用α受体阻滞剂,最好使用控释制剂。

解释:临床常用的主要是作用于外周的α受体阻滞剂包括特拉唑嗪、哌唑嗪、多沙唑嗪、乌拉地尔等。

α受体阻滞剂不应作为高血压治疗的首选药,适用于高血压伴前列腺增生患者,也用于难治性高血压患者的治疗。

α受体阻滞剂开始给药应在入睡前,以预防体位性低血压发生。

α受体阻滞剂可引起心动过速、心律失常,诱发或加剧心绞痛,冠心病患者慎用;α受体阻滞剂常见恶心、呕吐、腹痛等胃肠道症状,所以高血压合并胃炎、溃疡病患者慎用。


15.妊娠期高血压

最常用的口服药物有拉贝洛尔、甲基多巴和硝苯地平,禁用ACEI和ARB,尽量避免选用利尿剂。

解释:ACEI和ARB直接作用于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能引起胎儿和新生儿的肾功能衰竭,胎儿头颅发育不良和胎儿死亡,因此妊娠期禁用ACEI和ARB。

噻嗪类利尿剂能通过胎盘屏障和出现于脐带血液中,引起胎盘灌注降低,胎儿电解质紊乱和其它可能发生于成年人的作用。因此尽量避免选用利尿剂。

作 者:Gcplive       来 源:药评中心


WX20191216-213409.png

编辑: 黄建琴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